捷成汽车行业管理软件logo

400-678-7358

请别再叫好!暴打女司机背后是法律的缺位

2017-02-13 15:03

暴打女司机事件和舆论打人者受到舆论的声援,无疑是一起极端事件。这一极端事件产生的原因是法律缺位:法律在人们心里的缺位和在道路交通秩序和生活秩序方面的缺位。

被打的女司机多次违法行驶,此前又有数量惊人的违法行驶记录,被打后躺在病床上了,也不知道是为何被打,更声称自己变道“没有问题”。正是因为法律在这位女司机心中没有地位,女司机心中没有法律或有意无视法律,没把法律放在眼里,才导致女司机成了极端事件的引发者。

打人的男司机也因为心里没有法律,才以极端方式擅自惩治违法者,以暴制暴,终于身陷囹圄。

声称女司机“该打”、“打得好”的人,潜意识里虽也认同打人违法,骨子里难免有冤冤相报、以暴制暴、追求一时痛快的报复的丛林心态。这正是法律的悲哀。

法律的真正悲哀在于,法律失信,法律失宠,法律可以被忽略、被蔑视。

真正需要法律的时候,谁都把法律搁置一旁,而亲自当判官,随性臆断,按照自己的原则和好恶评判纠纷,因为认为女司机该打的多数人认为,以暴制暴,是一种最痛快的解决法律问题的“快捷方式”,可以不必劳驾警察,可以节省时间、金钱和国家司法资源。即使报警报案,最后的处理结果也未必令人满意。

法律在人们心里中的缺位,是法律常常在现实中缺位造成的。

只见法律不见执法者,是正在着力于法治的中国社会的常态。被动的“守株待兔”式的依赖于电子监控的执法,往往很大程度地降低了执法者主动执法的能动性,以至于造成执法漏洞,让相当一部分人身背数十条违法记录,人还照样开车,还依然故我,继续违法。执法的漏洞也让一部分违法者更想方设法钻法律的空子,有监控就一时守法,没有监控就肆无忌惮公然违法。违法者不必付出代价,守法者往往身心憋屈。路上随时被别,被恐吓,即使有行车记录仪在手也投诉无门。正因如此,道路交通中随意违法者受到私刑肆虐时才很少得到舆论同情。

法治如有不能为人们伸张正义的漏洞,让人们投诉无门,投诉无效,投诉之后不能出气、伸张正义,法治也就失去了人们的依赖和崇拜。

在法治国家,路上街上有巡警,只要有车超速,就会被适时监控,就有警车呼啸而来,随时得到警告和查处。如此严厉执法,没有人不敢对法律怀有敬畏之心,没有人胆敢逾越于法律之上。法律在第一时间保护守法者,惩治违法肆虐者,才会被人们所信任何依赖。而对别人造成威胁的行为可以轻松逃脱法律制裁,更滋长了一些人的违法侥幸心理和蔑视法律、随意违法的恶习。

在女司机被暴打事件沸沸扬扬之时,有关交警部门却避而不出,好象与事件无涉。其实,既然事件公开化了,交警部门也应该阳光(参配、图片、询价)执法,尽快站出来,调取权威监控信息,对违法事件做出快速反应、积极处理,该吊销驾照的,吊销驾照,该罚款的,公开罚款,无论打人者还是被打者,以交通法规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一律公正论处,以满足公众的知情权,捍卫法律的威严,将众说纷纭的极端事件以普法案例作结,不失为明智之举。遗憾的是,尽管网友披露了被打女司机众多违法信息,交警方面依然噤声,不置一词。

联想到很多出租车占用机动车道停车上客下客,非机动车长时间占用机动车道行驶和“中国式过马路”现象长期有禁无止,很容易让人们对一部分法律失去信心,当自身权益受到侵害之时,处于冲动,难免寻找更快捷、更简单、更出气的方式解决,先出口气再说。

法律软弱,则弱者受气,强者肆虐。

女的别车男的跑,男的脚踹女的叫,以暴来治暴,法律已逃票,文明在嘲笑,正义又迟到。

极端事件往往激发极端舆论。除了“该打”、“打得好”、“要讲法律,打人不对,要在法律之外,打得轻了”之外,有人竟说“文明是打出来的”。此言一出,令人唏嘘。

既然能打出文明,还要法律作甚?这句话真是活画出了中国法治的无力和无奈。

文明之所以形成,是因为法律的限制和规范。中国有些人没有规矩,也就谈不上文明。无法无天的失范状态,文明的忍让意味着委曲求全,让好人受委屈,正义不得伸张。法律具有强制性,没有权威的法律强制,文明现象难以消失。法治基础牢固,违法必究,长此以往,违法现象减少,人人尊重和遵守法律,人们就会由被动守法转化为主动文明礼让,因为违法可耻,必将付出代价,文明忍让,必将受到尊重,于是文明得以滋生。正是出于对法律的敬畏之心,人的文明行为才给人以正义感和荣耀感。

文明,是法治的必然结果。数十年来的舆论宣传,对文明素质的培养提升,作用寥寥。企图依靠说服教育,报纸电视舆论宣传提升文明水准,几乎是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