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成汽车行业管理软件logo

400-678-7358

有车一族请当心,你被追踪了吗?

2017-02-13 15:03

 

由汽车激活的经济活动可以产生数千亿美元价值,目前这一领域正在被完全开放。食品、燃油、轮胎、泊车等等正是下一个目标,所有这些都可能会利用行车位置、顾客信息、驾驶方式以及服务历史数据信息,但是如果车企不尊重人们的隐私而去随意使用数据信息,他们就会让人觉得他们的行为很疯狂,然后被大众疏远。

在车内安装“黑匣子”,很多车主听到这一提议的下意识反应就是强烈反对。当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近日向社会大众征求是否可以出台相关法规,要求车企在车内安装我们经常称之为“黑匣子”的事故数据存储器时,该管理局的网站很快就收到上千条关注隐私泄露可能的网友留言。比如:“政府要监控我们!我们绝不应该允许黑匣子安装在任何新车上”;“政府并没有秘密监控公民的这一职责”;“当政府为我安装了这个玩意,他们就会知道我去过的地方”。

不管这项举措到底侵不侵犯车主的隐私,实际上,与汽车和电子产品上产生的日益增多的个人数据相比,那些从黑匣子获得的个人信息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而且,很多人也愿意用那些数据来换得行车更安全和便利。

“现在大多数人都在兜里装着手机,这是目前这个世界上最容易侵犯个人隐私的装置,所以在人们蜂拥去州立法机构去关切车辆隐私的问题时,其实也应该至少记住我们已经在那场保护隐私的战斗中投降了。”印第安纳大学应用网络安全研究中心主任福瑞德·凯特(Fred Cate)说。

盒子里是什么

目前,96%的美国新车已经配备了黑匣子,以此来提供有可能不容易获取的关键碰撞数据。与很多人理解的相反,黑匣子并非会一直上传车型的数据流。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表示,黑匣子是一个电子记忆芯片,可以记录来自汽车传感器和控制模块某一段传输的循环信息流。当碰撞发生后,黑匣子可以捕获事故发生前5秒和发生后1秒的数据。这些数据包括碰撞发生时车辆行驶的速度,制动是否介入,安全气囊爆开的时间,安全带的使用情况。这些数据的获取只能通过给车连一个特殊的读卡器来获得。

这些数据为随后的车辆安全分析和事故调查提供了丰富的信息,调查人员可以评估在碰撞发生时一辆车的运行情况,车主最终也能从新车型上不断改进的安全设计和技术中获益。

一个更直接的益处就是,碰撞数据能帮助救援人员把事故受害者快速送到该去治疗的地方。“我们真正关注的是事故发生时伤员的受伤程度,需要紧急救援的时间以及随后的潜在伤亡有多大。”维克森林大学生物医学工程部主席Joel Stitzel博士说,“我们应该如何使用那些信息做出最好的决策呢?”

不过人们也对这些数据的精确度很关注,还有就是谁拥有这些数据,这些数据是怎样被使用的。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说,这些信息被视作车主的个人所有财产,车企也说这些数据只有在车主同意后才会获得。

但是研究产品危害的安全研究与策略(Safety Research and Strategies)公司总裁Sean Kane提醒人们黑匣子能够在法庭案件中被用来对付车主,而且有时这些信息与实际碰撞中的证据并不相符。同样,当一项索赔出现争议时,保险公司也会要求找到这些数据信息。

“目前,美国有14个州已经保护黑匣子数据隐私,剩下的一些州还没有任何相关的专门法律,人们不会依照法规来行事,只会依照自己的所需来获取数据。”电气和电子工程标准协会的Tom Kowalick说。那些州的人们目前只是受到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的保护,但是那些规定并不充分。美国民权联盟高级政策分析师Jay Stanley也说,“在没有真正受到法律保护之前,你从不会真正安全。”

为了让法规更加明晰,《车主隐私法案》(Driver Privacy Act)今年的早些时候在美国参议院通过。这条法案明确说明,黑匣子里的信息属于车主的私人财产,大多数情况下没有车主的允许不能够查看。美国消费者联盟也表示,车内安装黑匣子是进一步提升车主安全的重要一步,但是该联盟同时认为只有车主应该拥有这些数据,消费者的隐私关切应该被尊重。

当心“滑坡谬论”

目前的一些车载电子系统当中,通用的OnStar,奔驰的Mbrace以及现代的Bluelink就给车主很大帮助。有了它们,车主可以在发生碰撞后快速获得救助员的帮助,这些系统还能帮助警察追踪丢失的车辆,找到附近的加油站或者饭馆。车企也可以通过这些系统给行进中的车辆进行即时远程故障诊断。如果发动机故障灯亮了,车企可以远程诊断,让车主知道这是什么问题、该怎么处理,甚至会为车主安排好去经销商店的时间。

尽管黑匣子只会捕获几秒钟的数据,但是车载系统可以提供有关车辆的位置和其他参数的有规律的信息流。只是车企并不清楚收集的数据是什么以及这些数据该怎么处理,甚至还没有找到使用这些数据的最好方式。

“我们目前正处在一个空白区,那就是如何达到车联网的同时给顾客提供很有诱惑力的使用价值补偿,让顾客愿意拿自己的一些隐私来换取。”咨询公司Strategy Analytics的副董事Roger Lanctot说。Roger认为车企应该停止那些车载服务的收费,因为收集的信息价值其实对于车企来说更重要,而且碰撞提醒与服务升级都应该免费,车主只需为那些便利性配置付费。

车载系统还能够被用来远程升级汽车电子系统。最近,在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调查了有关Modle S接触到道路杂物后会起火的隐患后,特斯拉就通过软件升级提升了悬架的离地间隙。同样,车企能够轻松通过车载系统来通知车主有关汽车召回和顾客活动的信息,车企甚至可以在车主无需去经销商店的前提下来升级相关安全配件。

不过,车载数据的使用过程中也会产生滑坡谬论(slippery slope)(编者注:滑坡谬论是一种逻辑谬论,即不合理地使用连串的因果关系,将“可能性”转化为“必然性”,以达到某种意欲之结论)。2013年,当Model S车型的电池寿命被《纽约时报》记者质疑时,特斯拉就提供相关车载数据来证明该名记者其实故意消耗电池的电量,而该记者表示他仅仅是因为在晚上很难找到充电站所致。那个案例表明,在实际情况下,使用车载数据还是有漏洞。安全研究与策略(Safety Research and Strategies)公司总裁Sean Kane发问:究竟这一状况仅仅会发生在那名记者身上,还是所有人都会体验到?车企在未经车主知晓的情况下没有必要追踪车主行踪吧?

“隐私”换“折扣”?

保险公司正在使用车载数据帮乘客省钱。一种模式被称作“基于使用量的保险”(usage-based insurance),该项目允许车主减少一些保险费,但是需要交换提供一些车辆驾驶数据。美国著名保险公司State Farm的Drive Safe Save项目就通过OnStar和福特Sync车载系统订阅车辆来收集一些行驶里程数据,作为交换,那些驾驶里程比较少的车主将会获得折扣奖励。

State Farm同样有自己的监测系统,名称叫做In-Drive。该设备安装在车辆的OBD自动诊断接口来收集诸如行驶距离、加速度、刹车、转向、使用时间和行驶速度等数据,通常这些数据的收集可以让车主获得1%到50%的折扣奖励。与此同时,车主还可以在线看到自己的评级,并通过提升驾驶习惯来获取更多优惠。

State Farm网站表示,车载数据的使用只是用来估算车主应获得的折扣。在一封给《消费者报告》的电子邮件中,该公司也声称“这些数据并不会被专门用于保险协议的“作废、拒绝续约、收取附加费”等项目上。

Progressive Insurance保险公司有类似一个被称作Snapshot的系统,使用嵌入式设备可以追踪车主的驾车时间、驾车距离、刹车使用频率等,通常30天后车主就会获得初始折扣(initial discount),6个月后折扣会重新计算,设备也会送回公司。Progressive Insurance保险公司的总经理Dave Pratt说,该公司将收集到的数据用作研究,但是并不会分享用户的个人信息。Dave表示,使用折扣方式有助于收集数据。但在车企的要求下,Progressive Insurance公司会为其提供所收集数据的一个总结分析,帮助车企了解车主的驾车习惯。

不过,批评者怀疑保险公司以上做法的动机。“没有一个保险公司有兴趣减少自己利润。”信息技术研究公司Gartner的副总裁和首席汽车分析师Thilo Koslowski说。不过,通过以上做法,保险公司确实还可以获取其他的利益。“我们的目标是为了吸引优秀驾驶员,然后让他们保持好的驾驶习惯。”Pratt说。另外,这些数据还能够帮助保险公司去评估风险和设置保险额。

更开放的数据应用

由于车联网目前仍处于发展的初期,未来消费者会享受到越来越多的好处,但是对隐私的关注也会浮出水面。不过,合作伙伴模式正在形成,比如车企和类似苹果、FaceBook以及谷歌等技术公司正在合作,尽管车企说他们并不分享自己的车型数据给那些技术公司。

信息技术研究公司Gartner的副总裁Koslowski认为政府未来会集合车主驾车路线的数据,以此用来缓解拥堵或者污染。车企也正在寻找好的方式去从车主行车路线数据与广告联系中获取利润。下一步,车主可能将会在车载娱乐系统屏幕上看到基于行车位置的广告,比如会获得附近商场商品的电子优惠券或者折扣。“每一个人都在寻找另外一种收益的可能,数据是我们的下一个获利机会。”印第安纳大学应用网络安全研究中心主任福瑞德·凯特(Fred Cate)说。

“由汽车激活的经济活动可以产生数千亿美元价值。”咨询公司Strategy Analytics的副董事Roger Lanctot说,“目前这一领域正在被完全开放。”食品、燃油、轮胎、泊车等等正是下一个目标,所有这些都可能会利用行车位置、顾客信息、驾驶方式以及服务历史数据信息。但是如果车企不尊重人们的隐私而去随意使用数据信息,“他们就会让人觉得他们的行为很疯狂,然后被大众疏远。”

《产品可靠性报告》2014年10月刊